很想找妳一起唱國歌!一位野百合父親寫給立院女兒的信…

很想找妳一起唱國歌!一位野百合父親寫給立院女兒的信…

學生反服貿黑箱作業占領立院進入第11天,引起國內外高度關注。此次學運也時常被拿來與野百合學運作比較,近期網路上一篇曾參與野百合學運的台中市惠文高中老師蔡淇華,寫給正在參加太陽花學運女兒的一封信引起熱烈討論,蔡淇華在信中不僅提醒女兒「理性才能帶來真正的民主」,並要女兒記得「除了證明自己對之外,也要承認另一方也有對的部分」。
曾參加野百合學運的蔡淇華,因為就讀大一的女兒也參與此次太陽花學運,有感而發整理出部分意見及自己經驗給女兒當作參考。這封題為《一個野百合父親寫給立法院女兒的一封信》全文如下:
女兒:
寒夜打開FB,發覺至少有15個以前的學生還瑟坐在中山南路的街頭,連才上大一的妳,也二次回到立院,綁上頭巾,春衫薄衣,熱血抗寒。
我想起24年前,一樣的三月,爸爸和同學夜宿紀念堂,六千少俠,每一座丹田都住著國家。一樣的盼望,希望廣場凍過的脊樑,日後撐起民主的華廈。
真的,青春歲月能和自己的國家談一場戀愛,是一生最浪漫的事。要恭喜妳,女兒,能經歷這一場成年禮,此後經年,一輩子的學習,將有了支點。
寫信給妳,不是要月旦服貿與程序的對錯,爸爸也沒這個專業,只是想把這24年來的思考,整理給妳。
爸爸是教語言的,去年三月在波士頓參與一群外師的會議,開會時大家意見紛歧,彼此利益排擠,為了得到有限的資源,大家針鋒相對,但會後,卻能彼此拍拍肩膀,微笑離開。
納悶的我,會後抓住一個教拉丁文的老師詢問:「我說話喜歡用I think 開頭,但你們卻喜歡講I would say,現在時間用過去式,好奇怪!」
這位老師回答我,助動詞是英文的潤滑劑,所以在英文中,有語氣這一章,要表達客氣時,先用過去式助動詞示弱,讓對方心悅,之後才能誠服。
我前年參訪一所澳洲高中時,發覺他們的課程有十四門與此相關,像debate辯論、communication溝通、leadership領導…等。在那裡我遇到一位來自台灣的學生,問他在這裡受教最大的心得,他說:「這裡的老師不要我用台灣二分法的方式寫作文,老師告訴我,說服別人時,除了證明自己對之外,也要承認另一方也有對的部分,這樣邏輯才對,也才能,得分!」
在服務的學校裡,同事往往意見不合,就用不修飾的語言傷害對方,彼此仇恨一輩子。一位大學一起編校刊的戰友,現在每天在電視的談話節目上,用充滿恨意的語言來評論政治。這24年來,我發覺,禮貌的消失,二分法的廉價辨證,造成國人互信不足,合作退化,溝通常是空轉與內耗,潮打空城,共力難得。
女兒,寫這一封信是想告訴妳,叫台灣人愛,很容易;叫台灣人不恨,卻很難。
就像你們以前在班際球賽時,很容易為自己的班級凝聚共識,嘶聲吶喊。大家都愛自
己的班,但當有一方用負面的語言攻擊對方時,兩班就容易成了世仇,比賽完後,很難握手,彼此都忘了,我們來自同一個學校。
記得小時帶你到加拿大看冰球時,妳記不記得,當演奏完加拿大國歌,大螢幕上的最後一個畫面是晨曦中一顆露珠從一片火紅的楓葉滑落,當身旁長得跟北極熊一樣壯的加拿大人慷慨的唱著加拿大國歌時,我竟然哭得像個小孩。
因為從小愛死自己國家,喜歡唱國歌,連高中聯考作文題目都是「當國旗緩緩上升時」的自己,已經失去了唱國歌的能力,不,應該說,已經失去一起唱國歌的夥伴。
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?許多拿麥克風的人告訴我們,這一條國歌是黨歌,我不屬於那個黨,我也不敢唱了。但這不表示,吵完以後,我們不是同一國,不表示想法不同不能一起唱歌。
今天,24年過後,島嶼又分兩國,媒體與社群網站眾生喧譁,但太多快思,太少慢想,只有你錯我對的廉價辨證,只會帶來薄弱的國家底蘊。
女兒,人是非理性的,理性才能帶來真正的民主,整個西方民主400年的實驗,就是一個理性的學習歷程。我們跌跌撞撞走了60年,卻創造了不少奇蹟,整個華人世界,也只有我們保有真正的民主,但我們付出太多的代價。
女兒,記得,我們正站在天平的兩端,要誓死保護好天平的支點,那個支點就是──「除了證明自己對之外,也要承認另一方也有對的部分,這樣邏輯才對,也才能,得分。」
半夜睡不著 很想找妳一起唱國歌的爸爸留

【轉貼】感冒為什麼不要一直吃藥? /林燦成醫師/

【轉貼】感冒為什麼不要一直吃藥? /林燦成醫師/

原來台灣的名醫是這樣形成的

從高雄醫學院醫學系畢業後,我一直從事西醫基層醫療,依健保局統計,民眾就醫以看感冒最多(約70%),而對西醫治療感冒的模式,我一直很懷疑。在歐美所有被診斷為感冒的疾病,醫師幾乎是不開藥的,只會叫你回去休息。衛生署在感冒流行時期也只會呼籲:「請多喝水,多休息,少去公共場所」。從來沒說過要民眾吃藥這一回事。但是,民眾到西醫的診所(或醫院)看病,雖然是感冒, 繼續閱讀

楞嚴經:正法的代表(宣化上人)

 在佛教裏,所有的經典,都很重要。唯獨《楞嚴經》更為重要。凡是有《楞嚴經》所在的地方,就是正法住世。《楞嚴經》沒有了,就是末法現前。所有的佛教徒,必須拿出力量,流血流汗來擁護這部《楞嚴經》。

       在《法滅盡經》上說:「末法時代,《楞嚴經》先滅。其餘的經典,逐漸而滅。」如果《楞嚴經》不滅,正法時代就現前。因此,我們佛教徒,必須以性命來護持《楞嚴經》,以血汗來護持《楞嚴經》,以志願來護持《楞嚴經》。令《楞嚴經》永住於世, 繼續閱讀

一張紙幣

一張紙幣
他是苦孩子,出身窮苦,3歲死了爹,娘給人家洗衣服賺錢。所以,他知道自己應該分外努力。

18歲那年,他以優異成績考上大學,母親為了給他湊足學費曾去賣過血,他裝作不知道,怕刺傷母親的心。

他也瞞著母親去賣過血,搬過石頭磨破了手, 繼續閱讀

希望我能做菩薩

有一個看守佛堂的年輕人,看到人們都向菩薩祈禱,他覺得做菩薩真好,能力很大,受人尊重。他也祈禱:希望我能做菩薩!
有一天晚上,菩薩在他夢裏顯現,說:你要體驗做菩薩的感覺,我就給你個機會。條件是:當別人向你祈禱時 繼續閱讀

【轉貼】拿掉你的專業,你剩什麼?

一個年薪200萬竹科高階主管的分享

當我的女朋友告訴我,要走出來學習成長、找備胎時,我心想:我的工作這麼好了,還要出來學什麼,找什麼備胎。

我的老師,看到了我看不到的危機,便告訴我『你的工作非常的好,但是拿掉你的專業,你剩什麼?』

他講了一個故事:

有一隻海螺,常看到漁夫拿著長長的釣竿要釣他,每當他看到這危機時, 繼續閱讀

從虛雲和尚說到現代佛教僧源及教育

近代影響佛教發展的大德有很多,但影響最深遠的莫過於虛雲和尚與太虛大師。太虛大師的人間佛教思想,為佛教發展指明了方向,奠定了理論基礎。而虛雲和尚則從信、解、行、證的角度,為後之來者留下了寶貴而根本的實踐財富,是佛教核心價值體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。 繼續閱讀